无   奈


志松/文
      
       
我同许多人一样,从小就接受着诸如“树立远大理想”、“实现自我价值”、“奋斗改变命运”这样一些人生格言的教导。怀着对未来的种种美妙幻想,一直脚踏实地为之奋斗,不曾有半点松懈。坚信付出应有回报。

      
其实这些所谓的“理想”与“价值”推崇的无非是一条追求成功,满足“自我”的人生道路。

     
如今一路走来,自己已是遍体鳞伤,停下脚步,环顾四周,看到自己曾为之拼搏奋斗的“幸福”,有些人生而既有,也有些人仍在执着追求,直到生命的尽头都不能如愿以偿,还有一些被命运眷顾的幸运儿,千辛万苦终于得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不想却早已失去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永远告别了内心的平静与安宁,并无怨无悔地认为这就是人生的真正意义所在,且现身说法,教导下一代,鄙视失败者,然后继续前行进取,却不知当死亡不期而至时,会毫不留情地夺走他奋斗一生所换来的一切,也许至死都不会明白,他的所谓“成功”并非奋斗使然,他所宣说的道理不仅毒害了别人,也毒害了自己,更没有因实现了理想而幸福。

      
人们由于长期被纷繁变化的现象所迷惑,总是习惯性的不断缅怀过去,规划未来,很难放下所有的希望与恐惧,安住于当下,用智慧之眼洞察事物的本质。于是便努力地摆脱不喜欢的事物,抓取喜欢的事物。因此不自觉地把自己投入到无尽的痛苦折磨之中,仿如飞蛾扑火一般。很少有人清楚,努力避免痛苦的过程正是在不断地增加着自己的痛苦,人们被一个又一个幻想驱使,不停地奔波。一些人在被误导的价值观引领下,把无常当作永恒、把痛苦当作快乐,不惜生命与外界争斗,即便得到了短暂的利益,但纵观其轨迹,只不过是一连串的喜悲交替罢了。
 
      
大千世界形形色色,多少出身卑微之人变成了众人仰慕的偶像,又有多少达官显贵瞬间沦为遭人唾弃的阶下囚,凡此种种周而复始,前赴后继,却不知都将终归尘土,随风而逝。世事无常,世事艰辛⋯⋯不禁感叹自己也身在其中!

      
人们总是依着逻辑关联来判断未来事物,因此奋斗与理想总是背道而驰。

      
其实,盲动的力量是有限的,抗拒不了业已成熟的因果关系,人们往往赞颂松柏的挺拔与伟岸,并将高尚的人格尊严与之相比喻,却很少有人想象,如果把它们栽到山崖石缝之中,为了生存,它们也不得不逆来顺受,委屈求全,形容猥亵。否则等待它们的就是死亡,然而死亡是谁都不愿面对的,也许这就是生存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相遭遇时的通常结果。
 
      
人类的历史在我看来就是无数个生命体不断挣扎而构成的一幅悲欣交集的长卷。我从没听说过不死的树,也未听说过不死的人,但在他们相对短暂的生命中,都不得不忍受着不同程度的,相对漫长的痛苦,也许就是为了换取那些象泡沫般转瞬即灭的笑容,因为人的本性从未因社会的发展,物质的丰富而改变。

      
我常常为此而心情沉重!因此,对于生命的重视远远超过了我对艺术的热爱。曾几何时,在我心中艺术高于一切,多少年过去了,如今看来那只是一种年少时的无知。

      
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经常感到无奈与自责,然而自己已经虚度了三十三年的时光,既没有获得给人们带来真正快乐与幸福的能力,也发不出巨人的声音,也许只能用一些微不足道的技艺来慰藉一下可怜的生灵,假若我的作品能给观者一点小小启发,那我也就满足了。
 


2005年12月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