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志松

 

我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奔向死亡。 在浩瀚的时空中,生命虽只是刹那一瞬也会留下各自的痕迹。

 

生命的意义不仅是过程,更重要的在于结果。如果生命的意义只在于过程,那么我们可以在结冰的湖面上建造华美的大厦,并会得到众人的喝彩。

 

如果生命的意义只有过程,我们就不会在面对种种难以下咽的苦果时因怯懦而表现出无谓的挣扎。

 

如果只追求过程的快感而不考虑结果的严重,我们终究有一天会象意外染上绝症的不羁少年那样追悔莫及。

 

由于不重视结果,我们才无所顾忌地任意行事,才会将有限而珍贵的生命耗损在各种无意义的尝试之中,奔波于现象之间最终却一无所获,饱受种种挫折、不幸与内心的煎熬。

 

由于不重视结果,即使生命延长十万倍也只相当于改为明日行刑的罪犯,只是延长了死前的礼遇与内心的恐惧。

 

偶然闯进房间的苍蝇,无论如何嗡鸣飞撞,最终能否出去才是关键。蜡烛燃尽换来的是光明,但生命燃尽也许换来的是黑暗。不要被蛊惑的言论蒙蔽而一味攫取,并寻找所谓的自我,因为那只是一幕只有技巧却无真实的魔术,幻想的虚构永远不堪现实的重负。

 

不要不敢直面因果关系的严厉而不加思索地相信生命只有过程,自欺欺人地走过剩余的时光。我们并不是为了愚昧而生,如果渴望快乐就请种下相应的种子。

 

谷雨春耕,浮云朵朵,如何漂浮无人问津,雷雨交加却令人瞩目。

 

2011年10月5日于四川甘孜